原標題:《天天315|以租代購協議3年買下車輛,一年後車被收走錢也沒了》

  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 劉繼忠 ■見習記者 劉小玉/文圖

  如今,汽車“以租代購”本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鄭州的李庭峯卻因為這事“創傷累累”。合同協議上籤的是租夠3年車輛歸李庭峯所有,可一年之後,李庭峯租賃的車輛就被莫名其妙的“偷”走了。車沒了,錢沒了,婚也離了……

  找工作遇到“以租代購” 新機會,可沒想到,合約車剛跑一年就被收走

  今年48歲的李庭峯身材魁梧,小學學歷,老家在駐馬店,25歲的時候來到鄭州打拼,膝下有兩個女兒,日子過的雖然不算富貴,但一家人卻是相親相愛、其樂融融。然而,最近幾年他像着了魔一樣的為自己討債,家庭也因此解散。李庭峯的遭遇還要從2016年説起,據他介紹,當時自己正在找工作,其愛人無意中在某招聘平台看到一則鄭州卓邁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的司機招聘廣告,招聘廣告上的“月入過萬”更是一下吸引到了急於找工作的他。

  這對之前就跑過網約車的李庭峯無疑是一個好消息,於是他和鄭州卓邁汽車服務有限公司進行了聯繫,得知簽訂協議後可成為“易到用車司機”,因此還親自去該公司考察了幾次。“他們辦公室在CBD,裝修相當豪華,想來做網約車司機的人排長隊,生意非常火爆,等車根本就排不上號。”李庭峯依然清晰的記得當時的場景,這讓他對該公司充滿了信心,等待一週後終於通過自己家的鄰居才排上號。

  2016年6月23日,李庭峯和鄭州卓邁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簽訂“租車服務協議”。李庭峯租賃一輛豐田凱美瑞,首付款為50000元,月租金4000元,租期36個月,3年租賃期滿後,該車輛歸李庭峯所有。協議裏有雙方的簽字、摁印、蓋章確認。

  “車輛也不是新的,但當時太想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了,我這個年紀肯定是為了多掙錢。前兩個月收入還不錯,淨利潤差不多8000元左右。但是到了8月份之後明顯就不行了。”李庭峯説。雖然好景不長,接下來收入下滑,但是李庭峯還想再堅持堅持。“大概是在2017年3月份左右吧,公司法人張磊給我們開大會説如果不願意繼續跑了就主動把車上交,公司會給補貼。當時公司有兩款車型,帕薩特上交補3萬,凱美瑞上交補2萬。當時有5個人上交,我想再觀望觀望。”李庭峯介紹。當時上交車輛的孫先生告訴記者,出於信任自己把車輛主動交了,結果到現在一分錢也沒拿到,交車的時候連個協議也沒簽。

  “説實話,人到中年真不好找工作。當時就想着再堅持堅持起碼能落個車,以後接着跑其他網約車。”李庭峯語氣裏滿是一箇中年男人的心酸和無奈。但是,這最後的奢望也在2017年8月31日被打破了。

  2017年8月31日一大早,李庭峯出車時發現車子被“偷”了,趕快和愛人一起報了警,後來才知道是海易出行(北京)技術服務有限公司鄭州分公司因拖欠租金的問題把車收走了。完全矇在鼓裏的李庭峯着實摸不着頭腦,明明自己每個月都按時交付租金,怎麼車就被收走了呢?原來,李庭峯把租金交付給鄭州卓邁汽車服務有限公司後,該公司並未把租金上交給海易出行(北京)技術服務有限公司鄭州分公司。截止車輛被收走,李庭峯共交付50000元首付款,租金及保險費用55480元。

  起訴至法院,雖勝訴,但50000元首付款至今未拿到

  “車丟了之後,我打開手機發現羣裏7~8個人的車輛也是一夜之間不見了。”李庭峯介紹,車被收走後自己就和公司法人張磊聯繫,希望能要回車輛。“兄弟,彆着急,我這邊正在積極的協調。我每次聯繫他,他都説正在協調。”李庭峯非常無奈,但仍抱有期望。李庭峯説頻繁的聯繫後,公司法人張磊開始拒接他的電話,甚至拉黑了他的微信。

  李庭峯告訴記者,從車被收走的下半年,自己一直沒有工作,一直在奔波着想要要回車輛或者説要回5萬元的首付款。因為事情遲遲得不到解決,自己也覺得窩囊,因此和愛人經常會因為一些瑣事吵架,倆人越吵越兇,有時完全不顧及跟前的兩個孩子,兩個孩子對父親也多有怨言。“真是一分錢難道英雄漢,家裏常常因為錢的事吵架,我吧,這個事發生後性格也變得很暴躁。”李庭峯覺得這件事好像在自己腦子裏紮了根,只要一想到就會怒火中燒。

  “吵着吵着就累了,2020年9月俺倆正式離婚了,離婚後我淨身出户,房子給她了,孩子也給她了,外債我自己還。”李庭峯説自己如今的遭遇和鄭州卓邁汽車服務有限公司有着脱不開的關係。“他把我的生活都打亂了,我就是心裏過不去這個坎,多少人都勸我想開點。”李庭峯看到兩個孩子不理他,心裏如針扎般疼痛,有時候甚至想到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之後,李庭峯把鄭州卓邁汽車服務有限公司起訴到法院。2019年12月26日,河南省鄭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判決如下:被告鄭州卓邁汽車服務有限公司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退還原告李庭峯首付款50000元;如果未按本判決制定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然而,時至今日,李庭峯還是沒有收到這50000元錢。

  記者嘗試聯繫到了鄭州卓邁汽車服務有限公司法人張磊,詢問一直遲遲沒有執行的原因。“他欠公司的錢啊,他跟公司的賬沒有算清楚,公司這邊也已經沒有財產可執行。還有車並不是我們收走的呀,而且在收走之前他是欠着租金的,當時工作人員打電話有通知的。”該公司法人張磊説。對於法院的判決結果,公司法人張磊解釋稱當時是因為公司有其他事缺席了,所以才有這樣的判決結果。記者追問之後公司為何沒有提起上訴,對方則解釋沒有更多精力上訴。

  “他要來公司把賬對清楚,他要是不來,接下來公司肯定會起訴他們欠的錢。這個事我們已經委託給專門的律師去處理了,現在正在一個一個起訴呢!”記者繼續追問為何判決書下達一年之久公司沒有作出相關回應呢?“起訴也需要一個一個起訴啊,比他們欠錢多的肯定排在前面啊。”公司法人張磊説。